當前位置:首頁>>企業文化

礦山往事

文章作者:   文章來源:中國五礦集團有限公司
2020-08-21
字體:【】 【打印顏色:

我家住在礦山鎮北區文化宮旁邊的藍田路老街。顧名思義,藍田路就是從我們那里往藍田方向走,過十八毛彎,途經利民煤礦,再到渣渡鎮,最后抵達藍田鎮,也就是今天的漣源市。從藍田路到渣渡鎮有19.3公里的青石板山路,據《銻礦志》記載,這條長長的青石板山路,是大礦霸楊篤武為方便銻產品運輸出資修建的。童年時,這條青石板山路兩旁的山峰幽谷、溪澗水塘,是我和小伙伴們摘山果、挖野菜、捉螃蟹、摸田螺的快樂原野。

父親過世后,我很少再去藍田路了,大都是清明時節回鄉祭祖“掛青”才回家看看。隨著父輩一代老人相繼離世,我們這一代人陸續外出生活,對藍田路的新住戶都不太熟悉了。他們大都是從山鎮周邊的農村來鎮上謀生的,與我們這些老住戶基本上沒有什么交集。再后來,隨著地下銻礦資源不斷被開采和日趨枯竭,礦山北區的居民進行了數次集體大搬遷。

走在熟悉而又陌生的北區老街,這里曾是礦山南北兩區最繁華的地方,一年四季各種山貨水產、水果蔬菜、小吃零食,琳瑯滿目擠滿街道,熙熙攘攘人流如織。兩旁房屋店鋪多是二層的老式木建筑,遺留著飛檐祥獸、花格窗框,不少人家屋內還保存著木地板、老式的雕花床、雕花餐櫥等老家具。其特色一點不遜色于那些傳承遺風的古鎮,熱鬧的景象至今讓人懷念和歡喜。而此去經年,老街的房屋大多傾倒、殘敗,屋頂布滿厚厚的灰黑色塵埃,冷風從人去樓空的殘破窗戶、門口縫隙間貫注而入,吹得里面的雜物簌簌作響。從藍田路、三角坪、肖家灣、新華昌,長龍界、直到疇福塘這條主要老街道,包括四窿道、高筍塘以及曾經的二四六地質隊、礦山完小,甚至是原錫局一中都已是十室九空,成為一片廢墟。只有童家院、穿風坳、五一型、老菜市場這些壩塘山鎮周邊的地方還住著一些不愿離去的原住民。

沿著雜草叢生的街道來到我家故居,久未打理的老宅被蟊賊再三光顧,屋頂上的青瓦掀開了一大片,屋內略微值點錢的東西都被搬得一干二凈。我在老房里想找幾件有紀念意義的老物件,可是找了很久,才在雜房的旮旯里找到父親生前用層層塑料紙包裹的厚厚的一扎舊報紙。我小心翼翼地把發黃、脫屑的舊報紙在地上鋪展開,大都是八十年代出版的《人民日報》《工人日報》《湖南日報》等各類報紙,距今已有30多年。我的父親在礦山參加工作并定居下來后,一直到死再沒有遠離過。兄弟姊妹們多次想接父親到城里去住,可父親總是說:“金窩銀窩當不得自己的狗窩……”怎么也不愿意離開。像我父親那樣眷戀故土而不愿離開的老一輩,在礦山比比皆是,他們有著超乎尋常無法理解的忍耐和固執?;蛟S,這就是“梅山蠻”骨髓深處的特性。

陋室空堂,枯草衰楊。徜徉在老宅四角天空的院落里,早春的陽光從屋頂透射下來,流淌在空蕩幽深的院子和殘磚斷瓦上的故紙堆,老井旁銹蝕水管的嘀嗒聲,仿佛在解讀逝者如斯無法重來的光陰。忽然想起時光中淡得就像影子一樣的父母,像煙云一樣的鄰里街坊,像竹子一樣執拗成長的自己,還有南國春天里的相思樹……心動間,情已遠,物也非,人也非,事事非,往日不可回。不知不覺中淚流滿面不能自已。曾經多少次想要離開這令我無法言喻無處傾訴的故土,可這世間有些東西并不是你想忘卻就能忘卻,想割舍就能割舍。當你自以為忘卻割舍了,繼續若無其事地生活,卻只有自己知道,曾經嘗試過多少種方法來掩飾內心的傷痛??v使離家千萬里,可在最深層最狂亂的夢境里,縈繞著靈魂深處的依然是故鄉那不能忘懷的記憶。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苯陙?,植樹造林,改善土壤,不達環保標準的企業停產整頓,礦山環境得到有效治理。父老鄉親們也對重建自己的故鄉充滿著激情與期待,因為他們身心里無時不刻在懷念著生于斯,成長于斯的故鄉山山水水。

離開的時候,我用手機把那些舊報紙全拍了下來,這是父輩生命里的文字和留下的足跡,承載著一種歲月無法磨滅的永恒。

相關新聞

版權所有:中國五礦集團有限公司 2007年-2020年  京ICP備05017583號  京公網安備110401300101號  隱私與安全  法律聲明  
運維單位:中國五礦集團有限公司信息中心   我來糾錯    投資者   求職者   傳媒者   同業者   瀏覽者
山西快乐10分技巧